媒体聚焦
当前位置:首页>>媒体聚焦
3位工会主席回望“8·8”九寨沟地震之夜

救人! 救人!

——3位工会主席回望“8·8”九寨沟地震之夜

 

  8月8日21时19分,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数万人被困九寨沟。那一晚,几乎所有人都在惊恐不安中度过了近在眼前的生死之夜。然而,对于一些人来说,那更像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生命保卫战。尽管时过一周,亲历者们再度回望,仍若置身其中,无法忘怀……

  这是来自3位工会主席的震区故事,他们在同一时间,身处不同地点,义无反顾地做着相同的事:救人!

  清场! 疏散!

  “小心!”虽然只有几秒种,但在剧烈摇晃下,正在客房中心二楼办公室值班的寇卫东和另外一名同事本能地用身体护住身边两位女同事,紧接着是突然断电,一片漆黑下,棚顶天花板掉落,响声骇人。

  “经历过‘5·12’汶川大地震,我们马上意识到,这是又遇上地震了!” 寇卫东是四川新九寨宾馆有限公司人力资源经理、工会主席。在突发情况下,作为当夜酒店值班领导,他成了现场的最高指挥长。

  正值暑期旅游高峰,酒店700间房全部满客,加之90名员工,酒店里的人有千余名。震后大约30秒,酒店应急指挥小队人员便全部到达指定地点。

  餐厅部、客房部、保安部……所有部门对讲机调至统一频道:“清场!疏散!”

  在寇卫东的组织下,女员工和游客一起先行撤离至停车场,由于应急喇叭在地震中受损,承担疏散工作的酒店工作人员只能不断在各个楼层呼喊、挨个房间寻找,确保不漏掉任何一个人。

  “不到20分钟,所有人都被集中在停车场的空旷区域,但游客们的情绪很不稳定。”寇卫东回忆,地震发生时刚刚入夜,很多游客已经准备休息,由于过于惊恐,很多人连鞋子、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就跑出来,有的游客甚至哭着要求马上离开。

  “还有余震,这种情况下绝对不能离开。”黑夜里,寇卫东站上停车场高台,借着手机电筒微弱的光与游客沟通,平稳游客情绪。之后又召开团队紧急会议,确定行李领取方案,最大限度确保人员及财产安全。

  大家一圈一圈围在一起抱团取暖,轮流用手机为黑夜照明。由于深夜有风,不敢燃木取暖,酒店备用被子只有600床,根本不够分,看到一位年轻游客穿着短裤在黑夜里瑟瑟发抖,寇卫东把衣服脱下来给她防寒,很多员工也都把自己的衣服给游客御寒。

  凌晨3点,手机恢复了信号。寇卫东打开手机,数十个未接来电,上百条短信、微信一股脑涌进来。第一条蹦出的信息,来自陕西老家的妻子,只有4个字:还活着吗?寇卫东瞬间泪崩,为了不影响其他人的情绪,他把头埋在手臂下……

  “冒着余震的危险,一次次往返危楼寻找游客的员工们,是我最大的骄傲!”寇卫东说,“我们并肩作战,共同确保了千余名游客的生命安全。”

       少了一个人

  地震发生时,九寨千古情晚会上演的汶川大地震章节刚刚落幕,如果不是演员迅速通报了地震消息,很多游客还以为演艺大厅棚顶的剧烈摇晃是演出的特效。

  “几十秒时间内,我们就迅速通过发电机接通了电源,有了光亮,游客的情绪很快稳定下来。”九寨千古情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工会主席王飞回忆道。

  导游和公司现场工作人员配合有力,仅3分钟便将人员集中至空旷地带,然而,在清点人数时,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少了一个人!”王飞说,自己同时担当公司的内训师,每年新入职和进入公司实习的人员与他都有接触。他迅速作出判断:少的人是今年新来的实习生,一个20岁出头的小姑娘。

  王飞决定先带一小队保安在外围寻找,一无所获。

  “不管怎样,都要找到她!”王飞决定返回受损较为严重的演艺大厅,一回头,瞬间发现了站在人群中的妻子,定了下神,只问了句“孩子呢?”听到妻子说“抱出来了”,便头也不回地扎进大厅寻找。

  他的妻子是公司的行政主管。当他决定去寻找失踪实习生的时候,妻子主动承担起了在安置点的人员安抚和警戒工作。就在3天前,他们的女儿刚刚过完周岁生日。

  此时,消防大队和特警人员也赶到了。30分钟后,女实习生被找到了,但是伤势严重,大家一起把她送进医院。

  这名实习生最终没能抢救回来,成为九寨沟地震中第一位被确认的遇难者。

  “心里很痛,很煎熬!可是不能把自己困在里面,太多工作等着做。” 王飞说。凌晨2点钟,王飞从医院赶回景区,作为团队的领头人,他马上组织人员向周边酒店借被子、毛毯,寻找安全地带,支起一口大锅煮粥。

  那锅热腾腾的粥一直煮到凌晨6点。直至妻女和前来探亲的母亲跟随疏散队伍离开,王飞都没有和家人碰过面,甚至没见过女儿一眼。接下来的几天,遇难的实习生家属从重庆赶来处理后事,王飞全程默默伴其左右,“那种时候,我能做的只有这些……”

  “幸好砸毁的是汽车”

  “我是县委常委、工会主席,请大家听我说……”九寨沟县委常委、县总工会主席文成华说,地震后,在混乱的301省道上,他不断重复呼喊着,希望游客们能够听到他的话,可他的声音最终淹没在汽车鸣笛和人们情绪激动的叫喊中。

  地震当夜,文成华正带队在九寨沟沟口附近的自来水厂开展环保督查。地震发生后,他们打算返回县城,但行至崇牙村时,看到至少上千名游客聚集在公路上,欲连夜撤离九寨沟。

  “山上落石不断,沿途凶险,崇牙村已经出现了大滑坡,绝对不能贸然撤离!”由于文成华在震中漳扎镇做过党委书记,又有过多年公安口的从业经历,因此他果断地作出决定。已到现场的旅游局人员和当地警员很快聚集在他的周围听从指挥,但游客们却始终难以安抚。情急之下,文成华让现场人员把两辆公务车横在路中间做路障,并用绳索封锁路段,以避免游客失控硬闯。

  “就在吵闹间,轰的一声,山上滚下的巨石瞬间砸毁一辆汽车车头,另外一辆车也被砸变了形。”文成华说,几乎同一时间,所有游客都安静下来,开始意识到连夜行车的危险,于是听从指挥陆续回到所在酒店或是空旷地带集中,等待统一的撤离通知。

  “一下松了口气,心想千幸万幸砸毁的是汽车,而不是人。”安抚游客过后,文成华一行连夜赶回县应急指挥部,根据指挥部统筹,由他主要负责群团和社会组织的救援力量,8月11日起,他又被指派到震中所在的树正寨主持灾民安置、次生灾害防范等工作。

  8月16日22时,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他刚刚完成深夜灾情巡查。谈及感想,文成华说:“只要人在,就一切都会好起来。”

返回

青岛市总工会公众号

青岛市总工会订阅号